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冷月诗魂的博客

拙笔不知歌盛世,且为人间诉不平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嘉庆帝亲自督办的凶杀案  

2015-10-02 10:36:07|  分类: 文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资料图

清嘉庆十三年(公元1808年),秋水泛滥,黄河决口,淮扬一带受灾严重,灾民死于水淹和饥寒者不计其数,幸存的百姓也无不风餐露宿、缺衣少食。而淮安府的山阳县尤为严重:饿殍载道,哀鸿遍野。两江总督铁保上折报灾办赈,“皇上不惜数十万帑金,赈济灾民”。

按照清代规定,凡赈灾,一般要派官员查赈,以防地方官趁办赈之机营私舞弊,中饱私囊。赈银下拨后,江苏抚署立刻委派候补知县李毓昌为查赈大员,前往山阳县查赈,谁知这一去,竟引发了嘉庆朝最骇人听闻的一起凶杀案!

自缢者怎么会血溅衣服?

《檐曝杂记》是清朝著名史学家赵翼生平零散笔记、杂录的结集。赵翼一生曾任职内阁中书、军机中书、翰林院编修充方略馆纂修官,先后四度扈从乾隆皇帝秋狩木兰,四次被钦点为顺天乡试、武乡试、会试主考或同考官,因此,对皇家礼仪、朝章国典、枢府变迁、政要人事等均十分谙熟,知道不少“皇家内幕”,他在《檐曝杂记》卷六中撰写的《冒赈大案》一篇,对李毓昌遇害案的记载翔实可信,触目惊心。

时任山阳县知县的王伸汉,是个不折不扣的贪官,平日里就鱼肉百姓、搜刮民财,致使县内土地荒芜,农事凋敝。赶上水灾,他没有抓紧赈济灾民,而是大肆克扣,中饱私囊,“冒开饥户,领赈银入己”,导致许多灾民连稀饭都吃不上一口,悲惨地死去。

而他马上将要碰上此生最难缠的对手——李毓昌。

“毓昌新进士,以清白自矢,遍往各乡村,查出浮开饥户无数”。李毓昌,山东即墨人,十年寒窗,他饱读圣贤诗书,却不单是为了做一手漂亮的八股文章,而是渴望实实在在像圣贤教导的,做一番于国于民有利的事业。接到查赈的任务后,他带着仆人李祥、顾祥、马连升三人,风尘仆仆地赶往山阳县,山阳县共辖40乡,每乡数十村,李毓昌亲自分办四乡的查赈事宜,每至一村必亲临民户造册,注照老幼人数,勘验受灾程度,以及有无漏赈和冒领现象,很快就发现了问题:高达两万三千余两的赈银被人冒领了,冒领者正是王伸汉!

一面是白骨遍野,一面是侵吞赈银,李毓昌怒不可遏,“具清册将揭诸府”,准备上禀淮安知府,拿下王伸汉这个贪官,谁知就在这时,王伸汉得到消息,大惧,摆下酒席宴请李毓昌,“许分肥,不受”。面对王伸汉提出把贪污的赈银分给他的暗示,李毓昌一番话说得掷地有声:“为官之道贵在清廉,攫取饥民之口食非民之父母之所为。对克扣赈银之事任公自为之,在下实不敢自污以欺天也,然我必呈之上台,以救生民于水火,以正朝廷之律令!”

王伸汉当了这么久的官,还从未见过银子拿不下的人,一时哑口无言,眼睁睁看着李毓昌拂袖而去。

“是夕,毓昌暴卒于公馆”,那份记载着王伸汉贪赈情况的清册,也一起消失了。

查赈官员在即将竣事时,突然死去,无论如何都是件诡异的事情,“淮安府知府王毂来验,口尚流血,竟不问,以颈有绳系,遂以自缢报”。而据《清通鉴》的记载,当仵作报告“尸有血也”的时候,王毂还“怒杖验者”。

“未几,毓昌有叔李泰清来奔丧”。李泰清一开始没觉得侄子的死有什么异样,王伸汉突然来了,赠以盘费一百五十两银子。“泰清亦未生疑”,领柩回籍。

事情似乎到此为止。谁知李泰清回到家,整理侄子的遗物时,突然发现李毓昌“自缢”时穿的那件衣服上,有一片不易看清的血痕!

自缢者怎么会血溅衣服?李泰清“颇疑之”,他悄悄来到山阳,进行了一番密访,灾民们说起李毓昌之死,都放声痛哭,直指为王伸汉所害,李泰清“遂赴京,以身死不明控都察院”。

真相比鬼剧还要惊悚恐怖

看到李泰清的诉状,嘉庆帝凭直觉感到,李毓昌之死可能牵涉到贪腐巨案,他立刻召集臣僚,提出了疑问:李毓昌初入仕途,正春风得意,缘何遽然轻生?身为查赈官员,死前为何于查赈一事无片纸留下?王伸汉与李毓昌素无交情,为何赠李泰清一百五十两纹银?“案关职官生死不明,总应彻底根究,以期水落石出”。

《清通鉴》记:嘉庆十四年五月十二日,“帝命山东巡抚吉纶、按察使朱锡爵将毓昌尸棺提至省城检视,并将应行解京人员解送刑部归案审办”。

案子成了钦案,平时再慵懒的官员也不敢懈怠,开棺验尸的结果,发现尸身“口内仍有血痕,通体骨青黑”,显然是中毒所致,那么李毓昌的“自缢”在逻辑上就无法成立了:一个人如果选择自缢,自杀的“成功率”是极高的,何必还要服毒?如果说他是先服毒,怕毒性不够,再自缢来个“双保险”,那么从遗骨青黑的状况来看,毒药的毒性极大,毒发时会导致服毒者肺腑间剧痛难支,在地上打滚,根本没有力气上吊自缢——李毓昌的自杀肯定是伪造的!

刑部加大了审讯力度,王伸汉等人的招供,令朝野震动,真相竟比戏台上演出的鬼剧还要惊悚恐怖。

话说王伸汉宴请李毓昌吃了个大瘪,不但没有让对方同流合污,反而坐实了自己的贪赈,仓皇失措,把自己的仆人包祥找来,“乃谋窃其册”。包祥将李毓昌的三个随从李祥、顾祥、马连升请来商议,这三人“皆雇募长随”,本来指望跟着个当官的捞点外快,谁知李毓昌不但清廉正直,还驭下甚严,山阳一行,没有任何油水,他们早就对他怀恨在心。包祥将白花花的银子往桌子上一摆,三人顿时骨也软了,腿也酥了,当即答应改投王伸汉。李祥说,李毓昌记录冒赈数字的清册收在一个箱子里,“奈钥挂主人身,当先盗钥乃可”。包祥是个阴毒之人,他认为,以李毓昌的风骨,即便是清册被盗,依然很快可以重新写出一本:“吾观此人,不可以利动,不可以哀求,欲灭口,计惟有死耳!”

当天晚上,李毓昌回到山阳县的公馆,“归渴甚,李祥等以毒茶进”。李毓昌睡下之后,突然被一阵剧烈的腹痛给疼醒了,他滚下了床,在黑暗中摸索着向门外爬去,一边爬一边口吐鲜血,染红了衣服。当他爬到门口,门突然开了,顾祥、马连升、李祥走了进来,还有一个鬼魅似的身影举着蜡烛站在门口,正是面带狞笑的王伸汉,李毓昌顿时明白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是为什么,自己一身正气,却难敌眼前密不透风的黑暗,这让他感到了彻底的绝望。李祥走上前来,用手卡住了他的颈部, “毓昌张目叱之,李祥曰:‘吾等不能事君矣’,马连升解己所系带缢之”,然后将李毓昌的尸体悬挂在房梁上,造成自缢的假象。

“伸汉将毓昌所记稿册检出烧毁”,淮安府知府王毂在得到王伸汉的大笔贿赂之后,也答应帮他掩盖罪行。

可怜一位守正清廉的年轻官员,为了“救生民于水火,正朝廷之律令”,就这样遭到了杀害。

史上最耐人寻味的一首“御制诗”

《檐曝杂记》载:嘉庆帝看到刑部呈上的李毓昌之死真相的奏折,“大怒,以为从来未有之奇”。嘉庆帝为政以“淳厚”著称,但其父乾隆帝晚年昏聩,权柄尽操于和珅及其党羽之手,整个官僚集团疯狂敛财、贪腐无度、吏治败坏、民不聊生,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,这导致他对腐败深恶痛绝,一向是采取“零容忍”的态度。以嘉庆十一年的“王丽南案件”为例,时任直隶司书的王丽南串通24州县官吏,通同作弊,采取私刻印章,重领冒支,挖改库账等手段,侵占国库白银31万两。嘉庆帝御笔一挥,获银万两以上的全部斩首,万两以下的遣戍黑龙江——可谓雷霆手段。

面对嗷嗷待哺的灾民,居然连他们的救命钱都要侵吞,这已经是嘉庆帝绝对不能容忍的了,而王伸汉居然还敢杀害查赈官员,嘉庆帝的愤怒达到极点,愤怒之余,他的内心又充满了痛苦和悲伤,这从他亲手为李毓昌写下的《悯忠诗》可以看出。

原诗很长,这里不必全录,但是有必要分析一下部分诗句,因为在古代无数帝王写下的空洞乏味的诗歌中,《悯忠诗》罕见地表达了一位皇帝的真实心迹。

“罹灾逢水旱,发帑布银粮。沟壑相连续,饥寒半散亡。昨秋泛淮泗,异胀并清黄。触目怜昏垫,含悲览奏章。”这几句能够看出,嘉庆帝对淮扬水灾的情况和灾民们的悲惨处境,是非常了解的。然而,面对灾民的流离失所,惨绝人寰,官员们的态度呢?“见利即昏智,图财岂顾殃。施赈忍吞赈,义忘祸亦忘。”这几句换成别人写,可能只是一位落魄文人“真实地描写了黑暗现实,抒发了自己的满腔义愤”,但是诗作者是皇帝,这就耐人寻味了,完全可以视做皇帝对全国官僚系统空前腐败的愤怒和斥责。

《檐曝杂记》这样描写当时的赈灾情况:“放赈时虽有委员监放,既赈后亦有委员复查,然官吏不肖者多,或徇隐,或分肥,终属有名无实。”也就是说,虽然朝廷设立了对放赈的监察制度,但是由于官僚系统的腐败是全局性的,用贪官监督贪官,最后的结果必然是促成更大贪污群体的合流,监督不仅有名无实,反而在官场上形成了一套更加严密的分赃体系,根据官职的大小来决定分赃的多寡,从上到下,无官不贪。


对这种情况,嘉庆帝无疑是有着清醒的认识,也正是因此,当他知道居然还有李毓昌这么个人清白自持、刚正不阿的时候,内心无比感动,一个国家,哪怕全都溃烂了,只要还有一个真正的中流砥柱,就还有拯救的希望,可是这唯一的希望,也被腐败势力杀害,而自始至终,嘉庆帝都没有见过这个忠臣,他感到巨大的忧愤,所以在诗歌中这样写道:“义魄沉杯茗,旅魂绕屋梁。棺尸虽暂掩,袖血未能防。骨黑心终赤,诚求案尽详。孤忠天必鉴,五贼罪难偿!”请注意诗中的“孤忠”二字,忠臣是孤独的,坐在紫禁城龙椅上的嘉庆帝,面对大清朝的群体性腐败,又何尝不是孤独的?!

对杀害李毓昌的“五贼”——王伸汉、包祥、李祥、顾祥、马连升这五个人,一向“淳厚”的嘉庆帝毫不犹豫地一律处死,王伸汉枭首示众,那四个直接参与杀害李毓昌的恶仆,先在李毓昌的坟前挖心,再凌迟处死,刑罚的残酷可谓登峰造极。

然而这残酷的显戮,对大清朝官僚系统的腐败是否有警示和遏制作用?嘉庆帝心里也感到迷惘,所以他才在诗的结尾这样写道:“何年降甲甫,辅弼协明扬。”“申甫”是指贤能的辅佐之臣,嘉庆帝期盼着这样的人能从天而降,但是他清楚,他期盼的人即便是有,也一定会穿着布满血痕的遗衣,被深深地埋入大清的地底。嘉庆帝亲自督办的凶杀案 - 冷月诗魂 - 冷月诗魂的博客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8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