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冷月诗魂的博客

拙笔不知歌盛世,且为人间诉不平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阮庆岳:大观园里思自然  

2015-08-18 09:10:53|  分类: 文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 提起中国传统章回小说,《红楼梦》大概最脍炙人口了。而只要提到《红楼梦》,大观园立刻跃然有如舞台般浮露出来,……布幕铺好灯光打足,贾宝玉、林黛玉、薛宝钗这些美丽的千古精魂,就要鱼贯出场来。

这个两百多年前的故事,始于似乎财势正盛的荣国府,因宝玉姊姊贾元春蒙幸,被「晋封为凤藻宫尚书」(就是被皇帝选上妃子),贾府喧腾欢欣,为了元妃在元宵归宁省亲,大兴土木盖了省亲别院——也就是到如今依然大名顶顶的大观园。

大观园究竟有多大呢?「……从东边一带,接着东府里花园起,至西北,丈量了,一共三里半大」(也没多大啊!)。而这座把刘姥姥唬得魂魄出了窍的名园,想必要花上无尽的财富来构筑吧?出人意外,大观园其实是挖东墙补西墙节约盖起来的:「会芳园本是从北墙角下引了来的一股活水,今亦无烦再引。其山树木石虽不敷用,贾赦住的乃是荣国旧园,其中竹树山石以及亭榭栏杆等物,皆可挪来前用。如此两处又甚近便,凑成一处,省许多财力,大概算计起来,所添有限。」预算显然不是太宽裕,作者甚至还借着一个赵嬷嬷的嘴,说出:「也不过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吧!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?」

贾政一日去揽看将竣工的园景,遇宝玉便拉着去题匾额对联,几个人曲径通幽、奇花烂熳,不觉间:「一面说,一面走,忽见青山斜阻。转过山怀中,隐隐露出一带黄泥墙,墙上皆用稻茎掩护。有几百枝杏花,如喷火蒸霞一般。里面数盈茅屋,外面却是桑、榆、槿、柘,各色树稚新条,随其曲折,编就两溜轻篱。篱外山坡之下,有一土井,旁有桔槔辘轳之属;下面分畦列亩,佳蔬菜花,一望无际。」

贾政一见大喜,表示勾引出心内的归农之意。极怕父亲的宝玉,此时「牛了心」地忽然与贾政唱起反调:「却又来!此处置一田庄,分明是人力造作成的:远无邻村,近不负郭,背山无脉,临水无源,高无隐寺之塔,下无通市之桥,峭然孤出,似非大观,那及前数处有自然之理、自然之趣呢?」当场把贾政惹得大怒。

贾宝玉可以接受其他人造的园景,反而对这试图反璞归真的「稻香村」有异议。他反对的原因是「违反了自然」,他说如果:「非其地而强为其地,非其山而强为其山,即百般精巧,终不相宜……」,暗讽的似乎就是贾政这些浸淫于富贵,偏又爱敞言归农的人。

中国文人自元人入主中原,不得不迁至地小人稠的江南后,对自然山水的观念逐渐改变。就像北宋山水画一山巍然独据画面的气势,到南宋就逐渐成了画面角落的残山与剩水,原先实山实水的北地浩然园景,也逐渐发展成假山假水的江南园林。

明朝计成所写的《园冶》,谈的虽然是想以假乱真的回归自然,但他还是坚持要因地制宜、得景随形,以能「虽由人作,宛自天开」。这与贾宝玉顶撞父亲的说法有相似处,不知是不是宝玉已经读过计成这本书了呢!

人类居家环境背离自然的现象,随着文明趋化而日渐鲜明。明清仿自然的小庭小院做法,让宝玉敢直言顶撞严厉的父亲(其实是作者藉宝玉之嘴,批评时人背离自然、又敞言爱自然的矛盾风尚)。如果宝玉有幸来到现在处处皆是的高楼(现代大观园),发觉脚下的土地,居然可以看起来像不相干的远土,人行道绿树看起来像玩具绿点子,一切都显得真不真假不假,不知道会要说些什么呢?(虽然曹雪芹说过「真作假时假亦真」的透世哲语,但现代城市究竟是真作假、还是假作真,都还难分辨呢!)

大观园最精采的戏,是刘姥姥带着孙子板儿游园时出现的。刘姥姥瞠目乍舌的乡土版滑稽精采卖力演出,充分满足了包括贾母在内一家大小上层贵族的虚荣心,在刘姥姥接连不断的赞叹声与丑态中,也再一次确认了大观园的存有价值。但是对注定大半将以悲剧终了的红楼梦诸人物,大观园究竟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?是稻香村般可一时隐世自我麻痹的鸦片烟馆?可自外于真实人世──「不知有汉、无论魏晋」的桃花源?或是,能庇护纯善宝玉黛玉的永恒伊甸园?

明清文人对待自然的态度,与他们对待现实处境的方法,并无太大差异。就是当遇到现实挫折不如人意时(有如美丽的自然山水,却可望不可及时),就退到自己的小世界里、阿Q般对世事不闻不问(物我合一的徜徉在无人的自家后花园里)。这种态度其实与动物受创伤时,会躲回自然隐蔽窝巢的模式无异,只是就如宝玉质疑贾政一样的,这样的假自然还算是自然吗?它还具有原始自然抚慰万物百兽的大地母性能力吗?或是只能沦为文人自淫般的逃避现实安慰剂了?

像盆栽里精巧夺人的千年老松柏,我们究竟要用怎样的目光去面对它?称赞它婴孩般小巧可爱(但明明是千年老怪了)?还是要像《浮生六记》中,沈复描述自己如何能在盆栽园景里「小中见大、实中见虚」(他在书中写道:夏蚊成雷,私拟作群鹤舞空。心之所向,则或千或百,果然鹤也。……定神细视,以丛草为林,以虫蚁为兽,以土砾凸者为丘,凹者为壑,神游其中,怡然自得),以飘渺的幻象来解决(或回避)现实问题?(真是够厉害的工夫)

自然早已远离人类文明,大量各类型替代复制品的出现,也是不得不尔?但是为什么人类生活就非得回到自然(或与自然有任何关连)不可呢?已经进化到高等动物的人类,难道不能不摆脱掉这「烦人」的自然吗?生命就非得与自然挂勾不可吗?没有自然的人类还能幸福吗?

发生在欧陆的工业革命,让农业文明正式退位,全世界农村人口无可选择地都陆续迁住入都市,人口密度发展到几乎无空间给自然绿地存在的地步。十九世纪末欧洲都市里的工人阶级,逐渐对这样生活环境无法忍耐,酝酿出日后包括科比意与莱特的新都市方案,两人虽然用的是不同的处理方式,但都认真思及人与自然环境联结的重要性。

真正被后人付诸实践与影响深远的,还是十九世纪末英国霍华德(Ebenezer Howard)的「明日花园城市」方案(Garden City of Tomorrow)。他的计划案有森林绿地绕围,以防其无限扩大,城中央是大型中央公园,有无数小花园与游乐空间,清晰展现出对居家与自然再次结合的强烈意图。

从那时到现在,都市公共绿地的问题也许稍获纾解,但个人居家内部与自然的连结,却依然十分薄弱,甚至连沈复那样以小见大的自淫满足都不可得了。现代人越来越避入私密空间的倾向,使室内空间与自然对话的需求,逐渐成为新的议题。

贾宝玉反对稻香园,因为贾政明明心在官宦富贵,却装出爱好淡泊田野的姿态。宝玉当然赞成与自然的再次相亲,也完全不想离开人工/自然相交混的大观园,去到外面一片假象的真实世界。也许,不管我们进化到如何高等的状态,我们的基因与血液里,都还是会流淌着松林海洋的涛声呼唤、也会与月盈月亏的自然周期相唱和,这与科技先不先进无关,我们原本来就来自自然,因此,尊重自然爱自然,本就是理所当然的吧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