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冷月诗魂的博客

拙笔不知歌盛世,且为人间诉不平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冯月季:‘打老虎’与‘拍苍蝇’  

2015-01-26 09:27:00|  分类: 观点交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5年01月20日

时事透视

    中国2014年反腐令世人关注,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“老虎苍蝇一起打”,成为耳熟能详的反腐口号,特别是一系列“大老虎”落马更是振奋人心。然而在大洋彼岸,美国总统奥巴马也不甘寂寞,在白宫上演了一出“拍苍蝇”秀。事情是这样的:美国白宫网站最近公布了2014年度照片,其中“奥巴马拍苍蝇”入选,照片说明是:“奥巴马总统重击入侵椭圆形办公室的苍蝇,幕僚大笑。”
    同样都是大国领袖,习近平“打老虎”与奥巴马“拍苍蝇”看似毫无关联的事件,但若我们将其放在时代背景下考察,便可看出两者之间具有的相似性:既践行着习奥二人的政治理想,亦关乎中美两国的命运走向。
    作为最善于表演政治秀的总统,奥巴马深谙政治之道:要想在美国当一个政治家,就意味着无论是在公共还是私人场合,要时刻准备着成为公众谩骂和嘲讽的对象。不仅如此,在一个娱乐文化盛行的时代,政治的消遣色彩日益浓重,政治家要懂得如何为公众提供激动人心的戏剧表演,和精神上的快乐。
    不过千万不要就此以为奥巴马只是一个天生爱耍宝的总统,拍苍蝇事虽小,政治意味却值得琢磨。除了发点“屌丝照”愉悦大众彰显其亲民角色外,奥巴马更主要通过“拍苍蝇”表明他的政治理想:如果其一贯主张的“美国梦”遭遇困扰时,应有迅速回击和化解的坚定与自信。
    奥巴马既是一个保守主义者,又是一个实用主义者,他是背负着改革的期望入主白宫的。不过略显悲催的是,奥巴马执政时期,正是美国在全球霸主地位开始动摇之时;更严重的是,美国国内发生的政党斗争、种族冲突、价值观分裂,让社会前景显得渺茫。美国《大西洋月刊》去年的一篇文章就曾经质疑:美国主义要终结了吗?
    美国国内的困境才是让奥巴马最头疼的问题,奥巴马将此归结于美国社会价值观的断裂,以及社会共同感的缺失。奥巴马在多次公开演讲中呼吁:政党之间应当加强合作而不是强调分裂;种族之间需要平等而不是歧视;社会公众需要更广泛的参与公共生活,而不是对政治漠然无视。
    初入政界时,奥巴马多次被问道:为什么要蹚政治这滩浑水?在《无畏的希望:重申美国梦》一书中,奥巴马回答说:政治是其向往并愿意为之献身的事业,因为它能让选民及其后代生活更平等、自由、充满希望。
    这是奥巴马孜孜以求的“美国梦”,医疗、金融、移民等各项改革是“美国梦”具体而微的构成部分。尽管各项改革都遭遇阻力,奥巴马改革之意仍足够坚定。譬如,2009年6月奥巴马接受NBC采访时,也发生了“拍苍蝇事件”。那是奥巴马推动医改遭遇困难重重的时刻,借“拍苍蝇事件”,奥巴马说:“事实证明了那句老话:用蜂蜜能捕到苍蝇;如果蜂蜜不管用,那就大胆地用手掌迅速拍下去。”
    事实表明,奥巴马的执拗在经历一系列阻力之后成果开始显现:美国经济开始大幅度回暖,各项改革措施逐步推行,政党之间显露出合作的端倪。最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,2014年末,奥巴马的支持率上升至48%,是近20个月以来的最高点。
    与奥巴马“拍苍蝇”的娱乐化效果相比,习近平“打老虎”动作则显得庄重得多,而这也的确是困扰当下中国改革的根本问题。从整个中国的改革大背景来看,“打老虎”并非孤立的现象,如果套用福山(Francis Fukuyama)在《政治秩序的起源》一书中所表明的现代民主政治制度模型的三个组成部分:国家、法治、负责制政府,可以认为“打老虎”是在国家力量主导下的反腐败,目的是为了构建法治和负责制政府。
    这也是当下推动改革的高层以及期盼改革的民众的共识;然而这种美好愿景,在“大老虎”相继落马之后,反而变得并不那么明朗。且不说是否还有更大的“老虎”,单就目前落马的“大老虎”而言,“薄周徐令”四大家族腐败已令人触目惊心。
    家族政治腐败一直是中国封建王朝难治的顽疾,并且是中国形成现代国家制度的主要障碍。福山借助现代生物学的研究指出:将资源传给亲戚的欲望,是人类政治中最持久的常态。柏拉图在《理想国》中也表明:亲戚关系与公共政治秩序之间,永远存在紧张。
    吊诡的是,无论是中国古代社会还是现代社会,亲戚关系都是通向权力和地位的主要途径,而现代社会尤其严重,这从“薄周徐令”四大家族的案例可窥见一斑。因此,“大老虎”落马越多,便越凸显中国现代政治制度的弊端所在:缺乏成熟的法治和负责制政府,中国现代国家转型将难以为继。
    因此,“打老虎”与推进政治制度现代化需要同步进行。按照福山的观点,政治制度的现代化,就是家族政治被官僚机构所取代。然而不管是政治制度现代化,还是成熟官僚机构的建设,都需要公众的积极参与。公众和社会力量的强大,既是约束政府的有效手段,也是现代民主国家的主要特征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“中国梦”不仅仅是民族国家昌盛之梦,也是社会个体意识觉醒之梦。

作者是中国燕山大学文学与新闻学系副教授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