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冷月诗魂的博客

拙笔不知歌盛世,且为人间诉不平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辛弃疾的婉约范儿  

2015-01-04 08:25:37|  分类: 文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4-12-29 09:21:00 金羊网-羊城晚报

  陈甲取

  作为能与大文豪苏轼比肩的豪放派词人,辛弃疾创作了大量以抗金复国为主旋律的词牌。“想当年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”,这般气壮山河、豪气干云的词句,至今读来,仍令人心折,一个跃马横刀的须眉英雄跃然眼前。

  然而,辛弃疾也不是一味霸气侧漏,从他的一些诗词来看,不乏婉约范儿—他的心里绝对住着个琼瑶阿姨。他天真,如闺中少女: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、见我应如是。情与貌,略相似。”(《贺新郎·邑中园亭》)他卖萌,借醉跟草木调情:“昨夜松边醉倒,问松‘我醉何如?’只疑松动要来扶,以手推松曰‘去!(《西江月·遣兴》)他忧郁,缠绵悱恻之处让人黯然泣下:“啼鸟还知如许恨,料不啼清泪长啼血。谁共我,醉明月?”(《贺新郎·别茂嘉十二弟》)忽而,他又化身絮絮叨叨的邻家大伯:“大儿锄豆溪东,中儿正织鸡笼。最喜小儿无赖,溪头卧剥莲蓬。”

  提到婉约,当年怒闯敌营捉拿叛徒的辛大英雄,俨然化身成浑身萌点的怪蜀黍,且看他与好友陈亮之间的情意绵绵。

  淳熙十六年(1188年)冬天,陈亮从家乡出发,跋涉近千里,去约会好友辛弃疾。当时辛弃疾正卧病在床,一听说陈亮来了,喜得从床上坐起。两人瓢泉、鹅湖等地烹酒赏雪,谈天下大事,聊百官八卦,朝夕相处了整整十天之久。

  十天后,陈亮回老家了。第二天,辛弃疾就相思难耐,于是驾车抄近路去追陈亮,哪承想,半路上天降大雪,天黑再加上道路湿滑泥泞,眼看实在追不上了,辛弃疾无奈就近投宿。半夜,辛弃疾将满腔的相思之情化作词作,挥笔写了一阙《贺新郎》,里面有这样的句子:“佳人重约还轻别……问谁使、君来愁绝?铸就而今相思错……”—谁跟我说这不是情书我跟谁急。

  这壁厢辛弃疾郎君有情,那边陈亮也是“郎君有意”。陈亮在回乡路上,也是一路行来一路失眠,就写信向辛弃疾要词作—见不到人,看看词也是好的。结果还没等他回到家,辛弃疾寄来的《贺新郎》就先他一步到家了—这不是心有灵犀这是啥?

  陈亮激动难耐,提笔回信,信中说:“只使君、从来与我,话头多合。行矣置之无足问,谁换妍皮痴骨。但莫使、伯牙弦绝。”算是对辛郎的一番真心给予了“热辣辣的回应”。

  辛弃疾收到回信后,狂喜,再作一首《贺新郎》,满怀深情地说:“硬语盘空谁来听?记当时、只有西窗月……事无两样人心别。问渠侬:神州毕竟,几番离合?……正目断、关河路绝。我最怜君中宵舞,道‘男儿到死心如铁’……看试手,补天裂。”—亮啊,不是我不去看你,也不是我心硬,实在是道远路绝,但我还记得当初我们共同缠绵天涯,你跳舞来我观赏—最令人钦佩的是,两人谈情时,仍不忘国家大事,还在惦记着收复失地。

  接着陈亮又马不停蹄再和一首:“亏杀我、一星星发!……地洪炉谁扇鞴?算于中、安得长坚铁!淝水破,关东裂!”“异地恋”果然是辛苦的,可有情书相伴,两人倒也甘之若饴。

  陈甲取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