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冷月诗魂的博客

拙笔不知歌盛世,且为人间诉不平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周农建: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  

2014-03-28 00:38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周农建

2014年03月26日


自3月18日台湾学生攻占立法院,台湾国会已瘫痪数日。占领者高呼口号:退回服贸、捍卫民主。以这样一种践踏立法机构的方式来表达某种诉求,与其说是在捍卫民主,不如说是在践踏民主。

近年来,从埃及、乌克兰,到泰国、台湾,人们看到了什么是“民主的阵痛”。在这些国家和地区,一部分人因为对民选政府不满,不惜以激烈的街头运动方式,阻断交通,攻占机构,瘫痪政府,最后甚至酿成流血事变,导致政权易手、国家分裂,和经济民生大倒退。

这样一种结果,无疑让那些专制制度捍卫者幸灾乐祸,“这就是你们要的民主!”于是,这就又一次成了他们用以证明专制制度是如何合理的新例证。

曾有人说,专制都是突然倒掉,民主不会一日建成。其实,某种专制制度的外壳可能会突然垮掉,但这并不等于这个社会中的专制思维,会随之一日之内消失。所谓专制,就是将个人或少数人的意志强加于整个社会。传统的专制制度是少数人靠枪杆子来推行其意志的。在新生民主社会中,尽管旧的专制者已被推翻或被转型,但社会中的专制思维却并未消失。在这种社会中,不仅是被打倒的原来的专制者,就是那些曾经鼓吹民主的人和其追随者,大多对民主政治认识有限,虽然知道一些时尚的民主政治名词,而行为处事却仍然不脱旧的强加于人的方式。虽然不再用枪杆子,但仍然表现出试图将少数人或部分人的意志,以非民主程序的方式,强加于整个社会。

民主政治有其基本元素。这包括:选举、少数服从多数、程序正义、和平表达诉求等等。民主制度提供了一种人民自由表达其意志的方式,即由人民每隔数年,通过选票选出国家的领导人和立法机构的成员,将国事托付给他们。这样一种制度意味着,倘若人们不满意这些公仆的服务,届时可以通过手中的选票让他们落选。倘若本届政府和议会制定的政策或法案有误,下一届政府和议会也有机会纠正。倘若这些公仆在任时有贪腐行为,届时也可以追究。

显而易见,倘若社会中的一部分人因不满意政府或立法机关的政策或法案,可以不循正常的民主程序,而强行攻占或瘫痪执政立法机关,如此一来,民主制度岂不形同虚设?

虽然,在民主社会中,并不排除一种可能,即有时真理是在少数人手中。问题是,你说你有真理,又怎么证明呢?以什么方式和程序来证明呢?当双方各执一词,自以为正确有理时,如果没有一个超越双方的仲裁者,就只能靠票决,即少数服从多数了。民主制度的本质特征之一就是,少数服从多数。当少数人不能通过正常的民主程序,实现其意愿,则他们应当服从多数人的选择。当自认为真理在手的少数人,都不能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说服大众,变成多数,却试图通过非程序的方式,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整个社会,这哪里是捍卫民主,岂非仍然是一种专制?

遵守游戏规则,这是民主制度中程序正义的一个基本原则。如果说现有制度或立法程序有漏洞,也只应当是通过民主表决的方式,来修改程序。以践踏程序正义的方式,来反对现有程序的“不正义”,这本身就是自相矛盾。

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,虽然戈尔赢得的普选票比布什多54万张,但按选举人票制度,布什以271票对266票的5票之差胜戈尔。大选最后只能靠美国最高法院一锤定音,裁定布什当选。戈尔在承认败选时说:“虽然我强烈地不同意法院的裁决,但我接受它”。尽管这场选战至今仍有争议,也反映了美国选举制度的漏洞,但一旦一方当选,另一方便服输,偃旗息鼓,不再纠缠。尽管后来布什的执政乏善可陈,美国陷入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的泥潭,债台高筑和随之而来的美国经济的衰退,都与布什脱不了干系,但当年反对他的选民和政治家,却并没有因此而借故起事,为打倒他或故意拆台,发动街头运动,而是以政治的宽容仍然承认其执政,直到其任期结束。这反映了成熟民主社会从政治家到普通民众的政治素养、对民主制度的真正认知和对游戏规则的共同遵守。

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,在近年一些新生民主社会的街头运动和政治动荡中,人们往往可以见到在大选中失败的反对党在背后兴风作浪。在这种不成熟的民主社会中,许多人尽管满口民主词汇,却在意识深处仍不愿遵守新的政治游戏规则:愿赌服输。大选输了不服气,不肯服从多数决定,事事杯葛,死缠烂打,“我没有选上,你也别想有好日子过”,为一党之利,不择手段,只要能搞垮当选一方,不惜国家糜烂,经济倒退,不惜践踏当年他们曾经鼓吹和追求的政治民主原则。

在新生民主社会中,往往还存在一种认识误区或故意曲解,即将民主社会中少数人不遵守政治游戏规则的行为,类比成专制制度下少数勇敢者反抗专制暴政的英雄壮举。如果说青年学生对此认识不清,情有可原,那些当年民主运动的参加者,今日竟然也说出这样的话来,这如果不是他们这么多年来政治知识上毫无长进,就一定是别有用心,有意混淆是非。

民主社会中,政争党争都不应当逾越底线。为一党一己之私,无原则地利用鼓动民粹,而不惜破坏来之不易的民主制度,诚不可取。

作者是中国旅美学者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