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冷月诗魂的博客

拙笔不知歌盛世,且为人间诉不平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县委书记“主动辞职”,然后呢  

2014-11-27 08:36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熊志 作者:熊志

因为一次群体性事件,湖南平江副厅级县委书记田自力主动把官辞了,这种在中国官场生态中堪称“罕见”的现象,引发了不小的关注。但事实上,在GDP崇拜、唯上不唯下这些逻辑式微之前,每天都有成百上千个县委书记,面临着田自力当初面对的选择难题。这种困局,何尝不是一种“官不聊生”?



县委书记的位子还没坐热,田自力就主动把官给辞了。在中国的官场生态中,主动请辞的官员并不多,所以,媒体报道用了“罕见”来描述。

很多人都在关注这位湖南岳阳平江县前县委书记为何选择辞职,以及在辞职背后他遭遇了什么。直接事由,涉及到一座可能将落户平江的火电厂。因为担心环境污染,项目遭遇本土官员及民众反对,甚至引发较大规模的签名反对活动和群体性游行事件。因无力应付困局而倍感压力,田自力选择辞职。

那么,一个县委书记“非正常离职”,然后呢?

事实上,在以往的群体性事件中,我们鲜有看到主政官员主动辞官的举动,免职、调离反而才是常态。如果将辞官举动全部归因为一次群体性事件的治理压力,或将无法理解田自力面临的深层困境。


一、领导和民众,听谁的

资料显示,2013年5月,平江县政府与华电集团湖南分公司签订协议,欲在平江建设一座大型火电厂。对于一个全年工业税收只有1.3亿元的国家级贫困县而言,火电项目每年可为地方财政增收约6亿元,吸引力不言而喻。

污染问题却也无可回避。之于国家生态示范区、绿色产业示范区的平江,对污染的担忧,不仅在普通群众中间蔓延,甚至导致了县委常委级别的官员反对。围绕火电项目的落地,地方官场内部的分歧,官民之间的分歧,都需要弥合。作为县委书记,这个工作毫无疑问落到了田自力头上。


2014年7月下旬,因为反对火电项目落户平江,当地群众自发组织了签名活动。


实质性的压力,或许源自上级政府部门。所以,在和众多平江官员一样一度态度犹疑后,上级官员“把握好难得的发展机遇,就火电厂建设再给平江一次机会”的视察指示,促成了田自力的态度转变,他开始毫无保留地推进这一省里的战略部署项目。

更何况,地方发展的压力实实在在,在数字出官的背景下,它会变成具体的政绩目标,是GDP或者财政指标。

接下来的故事就不陌生了:平江县政府开足马力动员宣传,各种开会,统一思想;制作宣传手册、光盘,广布媒体,全方位科普宣传;甚至,出台文件,推行“株连追责”,防止公职人员及其家属参与与火电项目有关的不良言论的传播。

这个过程不难看出县委书记田自力面临的困境。民众要发展,同时又拒绝污染,邻避效应由此产生;但在从上到下的整个权力系统中,发展被量化为数据,而且官员的评价权和晋升通道,牢牢掌握在上级领导手中。即便他平衡了地方官场内部的分歧,却也难以应付高层领导与民意间的裂缝。在顺应官意还是顺应民意之间,田自力必须做出选择。这绝不是可以左右逢源的问题。

至于选择的后续结果,就是“主动辞职”。


二、矛盾前沿的县委书记们

其实,在GDP崇拜、唯上不唯下这些逻辑式微之前,每天都有成百上千个县委书记,面临着田自力当初面对的选择难题。

当下的公共决策机制中,一方面缺少民意的逐级反馈机制,另一方面上级意志又容易成为雷打不动的指挥棒。上级意旨的传递,可以是红头文件,也可以口耳相传,形式不一,那种制度性的压力却大同小异。比如有关GDP增长指标,中央要保八,省一级就得保九,到地方可能就得保十,层层加码,逐级增压。

领导当然不会为地方官指明达成指令的方式,一切都得摸索,在矛盾中突围闯关。摸索不意味着自治,而仅仅意味着以怎样的方式实现发展指标。这样的运行机制,筛选淘汰后留下的,往往都是调和各方利益的维稳高手。因此,在同僚看来“驾驭大局的能力不强,政治上不精明”的田自力“罕见”地辞职,也可以理解。

层层加码的压力堆积到基层一级,就等于埋下了一个压力锅。再者,当下中国社会的一些问题,比如对地方政府的不信任,仇官情绪,都不同程度渗透到民众的意识深处。它或许是一种很宏观的情绪,没有具体的目标,但一旦官民利益冲突发生,这种情绪就会寄生到地方民众的心态和行为之中,引起激烈的对抗冲突。


2012年7月28日,江苏启东由因污水排放问题引发群体性抗议,市委书记孙建华被愤怒群众强迫套上抵制项目的T恤,孙建华拒绝后被扒光衣服。


所以,在权力的金字塔中,位于官场相对末端的“田自力们”,很容易被推至矛盾的前沿。这种角色困境,有点近似于城管——大包大揽,什么都得管,但由于直接与民众打交道,在推行上级政府决策的过程中,不被容许有过多弹性,公共决策与民意间的分歧,导致这个群体成为矛盾高发、冲突频现的集合点。

尤其是征地拆迁、污染项目落地这些尖锐问题,基层主政者必须直面。地方发展这类对上级官员而言的宏大议题,在基层具体化为如何推动钉子户拆迁。所以我们看到,群体性事件多发生在基层。不仅如此,当民众法定途径维权受阻时,首先想到的是越级上访,去寻求更高层级的权力庇护。但若追根溯源,基层的矛盾冲突,有多少不是制度性扭曲的结果?


三、官不“聊”生的决策机制

比之于灰色福利的剥落带来的生存压力,或者反腐加码引发的心理危机,“田自力们”所面临的困境,无疑是另一种意义上的“官不聊生”。

由于处在官场与社会的接缝处,基层官员往往是官不聊生的“受害者”,他们面临着民意与权意罅隙导致的冲突。当然,地方主政者并非毫无凭据,至少他们会被默认可为“顾全大局”而维稳,维稳这一独具特色的词汇,因此被广泛运用,直到触发“闹大才解决”这一更高层级的权力法则。

矛盾冲突在基层多发,一度给我们造成错觉,以为基层治理是问题的全部原因。所以,在冲突发生后,纠偏之举往往是调换主政官员。事后,很多以地名命名的事件被当做教训总结出来,以供警醒和反思。但到后来,我们发现,厦门PX事件只适用于厦门,什邡抗议只适用于什邡,决策机制的深层次问题还是没有解决。

那么,田自力请辞背后的火电风波呢?

实际上,去年5月至今的18个月内,项目历经三任县委书记、两任县长,“三起两落”。随着县委书记的再度更换,一场“火电事件大反思”正在展开,项目宣传也在重启。如果考虑到项目方华电集团的强烈反弹,这样的结果其实不难想见。

只是,一次群体性抗议,一场辞职风波,总不能如田自力自述,只是“空留下一段是非与恩怨”,然后一切恢复如昨,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。公共决策的机制性弊病迟早得面对,否则就算换了县委书记或县长,谁又知道火电事件在“三起两落”之后,迎来的是起还是落?县委书记“主动辞职”,然后呢 - 冷月诗魂 - 冷月诗魂的博客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